更多



谢文:web2.0才刚刚开始 晴

郝聪 , 2006/07/24 13:57 , WEB2.0 , 评论(0) , 阅读(8000) , Via 本站原创 | |

【主持人】Web2.0盈利模式已经谈了大半年,但是目前还是仅仅局限在卖广告上,这是否已经暴露出Web2.0的盲目性?

  【谢文】我不这么看。Web2.0理论上存在的商业模式理论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大家困惑的是,大家忙活了一年多,半年多,到目前为止,号称Web2.0的公司或者根本就不挣钱,或者是挣点广告费,看不出来Web2.0在商业上的实力。我认为,到目前为止,Web2.0还是处在萌芽状态,还是尝试的过程,它的成熟度远远没有到能够承接起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所以不是说Web2.0有没有商业模式,而是到现在为止,中国Web2.0尝试应该是处在初期, 而且说实话,应该是在走弯路、走回头路,所以,目前为止,钱是肯定挣不到的。

  【主持人】您觉得出路在哪里?

  【谢文】我说过很多次,要有好的游戏规则,好的战略,好的团队,并且需要三年左右的时间。从这半年多,06年以来看,原来我说的,被大家抨击比较多的,需要一千万美元的投入,三年的时间,从现在的观察看,可能我过于乐观了。但如果按现在这个搞法,就是现在面上比较活跃的公司,再给它一千万,再给它两年,也做不好。为什么?因为我还说了几个别人不太注意的条件。那就是好的游戏规则,好的团队,好的战略。其实现在市面上,手里有一千万甚至更多的钱、号称Web2.0的公司已经有一批了,从现在看,哪个已经死了不好说,但是哪个走向死亡已经可以看得出来。另外像植物人状态的、残废状态的、瞎扑腾的都有。恐怕他们的问题是在战略和团队上。其实早一点做Web2.0的网站到现在差不多两年了,以他们现在平台上,向网友提供服务的状态看,离我们心目中的Web2.0网站,或者是拿美国当红的Web2.0网站Myspace和U2来比,有实质性的差距,是战略上的差距,本质上的差距。在这个时候,谈什么商业模式,谈营收,或者是由此判断Web2.0有没有商业模式?问题不是这么问的。98、99年Web1.0的时候,大家也很困惑。特别是2000年,2001年的时候,大家很困惑。那个时候也是因为Web1.0的公司还不够大,没有成长起来。当够大了,成长起来的时候,广告作为整个1.0互联网商业模式的主要组成部分的威力就展现出来了。后来由于无线的暴发,广告模式曾经受到过一些忽视,现在看,应该又回归了。不管怎么说,互联网是具有相当强媒体性质的一个服务平台,广告永远是它的商业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

  【主持人】以搜索市场为例,除了百度、Google、雅虎,还有中搜、搜狗,再有奇虎、大旗网等等,当然还不包括垂直搜索厂商,您认为广告能养活这么多搜索厂商吗?

  【谢文】当说到市场需不需要,实际上你要问谁?一个是广告商需不需要那么多平台去发布,一个是运营商,我们这些互联网的人,要不要在这时候都来加入这个局。还有一个用户需不需要。这三个是不一样的,假如大家做得都各有各的特点,各有所专,而不是差不多一样,显然对用户来说,这样的搜索厂商越多越好。用户不管你活得了,活不了。在需要的时候可以找到各有所长的搜索工具,对用户来说越多越好。对广告商来说,如果的确市场被细分了,每个搜索引擎都有非常独立的,非常有特色的,非常有专长的方向,把市场细分了,细分的市场对广告商来讲显然是有利的,对运营商来讲也一样。但现在的实际问题是,大家不管打什么旗号,实际上这些东西是大同小异的。咱们展开一点说的话,所谓,新一代的搜索,业内的人说法不一样,我们说个比较简单的,大家都愿意说的社区搜索,是和Web2.0配套的。其实大家说的,在我看来至少说的是三种不同的类型。

  第一种是说,大家做了一个Web2.0的社区,这个社区应该有与之相适应,相配套的搜索服务,这是社区搜索的一个含义。以这个含义看中国到目前为止的Web2.0公司或者是他们提供的平台,应该说没有一个及格的。我说的是自己建了一个社区,与之配套的搜索。甚至我都怀疑,是不是有人认真开始做这个东西。

  社区搜索的第二个意思就是你刚刚提到的那两个公司(意指奇虎、大旗网)。就是说,自己不做社区,而是专门为适应社区化、Web2.0结构而提供的搜索服务。它也有各种关键词,还有博客,tag,RSS,原来传统搜索不能做的内容,它可能全面覆盖。这是一种说法。这种说法,我在概念上是存疑的,因为我有一个基本概念,社区搜索只能基于社区,离开了社区,搜索是不存在的。

  第三种是我自己定义的,可以称之为社区搜索的,应该说在全世界范围内,美国、欧洲有个别小的尝试,中国还没有开始。新一代社区搜索,包括现在号称社区搜索的,在我看来不是的。传统搜索,搜索的是字、词或者是信息。而真正的社区搜索,搜索的应该是行为。是社区当中居民的网上行为,这个行为当中涵盖一部分是以词或者是信息的形式展现的。但更多、更关键的部分是以行为,行为模式展现的。这个应该是我过去指出的Web2.0三大瓶颈之一,应该是核心。这个东西应该是比较难的。即使你让百度这样的公司来做社区搜索,它其实也是面临着巨大的方法论上的挑战,它是很难的。而每个社区的结构是不一样的,社区里的居民是不一样的。行为模式是不一样的,各种词的语义实质上是有差异的,比如高、矮、漂亮,南方、北方各个地方可以完全不同。你说现在弄一个哪儿都能进的社区搜索,比如我找漂亮MM,百度可能只能找到50万条,我能找到100万条,我就号称我比它强,这对用户来说有意义吗?对用户来说,就算10条、20条,其中有他们想看的就有价值了。所以,像这类行为模式、模式识别这样的基于社区的,基于单独社区的社区搜索,还根本没有。所以,如果不往这个方向走,仅仅在传统层次上折腾,各自号称有小技巧,细分了市场,可以吸引新的广告源。总体来说,我觉得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办法,是没有前途的。我相信广告商也不会很认真的看待这个所谓的新市场,因为它实在不新。

  【主持人】这么说,对于奇虎和大旗的前景已经大打折扣了?

  【谢文】讨论到具体公司,我就不说什么了。比如说大旗,他们从基本的方向和模式上,我看不懂。从一年前他们跟我聊的时候我就不看好,到现在我更不敢看了。奇虎则说得模模糊糊,他们一会说搜索、一会说搜索加社区,什么意思?我不太清楚。以我这种比较简单的思维,凡是自己不做一个社区,不会产生真正的有核心竞争力的,有生命力的社区搜索。跨社区的搜索,即使你有点核心技术,也不会所有的社区都用你这个,都OEM。我们不能想象北京的114服务,北京的黄页服务,北京的导航和上海的,可以在方法论上统一。北京是四合院胡同,上海是里弄,它代表的文化意义和行为意义是不一样的,您很难用一个笼统的办法来搜索。也许你可以用坐标,东经多少度,北纬多少度,但是这样搜索出来的东西能不能满足人们个性化的需求。要求精确和细分,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所以,即使有一天,有跨社区的统一的,也能满足用户的主要的需求,就像现在Web1.0中Google、百度这样,即使有,也是将来,十年以后。

  真正的第一步,就是在象样的社区里建立新型的以行为为搜索对象的搜索体系。其实现在大家因为做不了太深或者是投入不够,或者是重视不够,大家只做了一点,比如像评分、排名、各种小型的导航,社区里面分多少类、聊天室分多少类、圈子里面分多少类,这都是开始。这个有点像80年代互联网初期的互联网,包括雅虎当年,也是手工分类,那其实就是后来搜索的最初尝试,都是希望大家能够方便的找到一个网上的信息。你再看看现在的Web2.0,我试过很多,什么都找不到。有的找一些文章,简直是网民,大家的行为,贡献的信息、言论、聊天,往往24小时以后,或者是刷新一次以后,就石沉大海,永远无效了。

  它的连带结果是,中国的Web2.0网站,绝大多数,可以说99.9%,人均访问量(PV)是在10以下,8以下,5以下。你再看看大家公认的Myspace,人家人均PV是40多,而且还在涨。你可以看到网民在里面交往的方便度,或者是沟通效率之高,中国的网民未必不愿意,但是由于我们缺少很多最基本的深度后台的功能,如果网站也是三点几、四点几的PV,那还不如做Web1.0,新浪、sohu也是10以下的人均PV,那么你怎么能够体现出Web2.0的优势?

  【主持人】现在很多Web2.0网站还是炒做概念,业务模式比较单一,盈利模式也是这样的。那么,合并会不会是将来的方向呢?

  【谢文】一块垃圾是垃圾,垃圾堆成山也是垃圾,聚合了垃圾,也不会变成黄金。

  在我看来,Web2.0是对1.0的一次大革新,绝不会容易到,像我们有些人想象的,我做一个博客、做一个SNS(假装的SNS,有个交友功能就叫SNS了)、做个tag、做个RSS,做个Photo、做个视频,我把这些功能一堆,就叫Web2.0了,这是极为错误的一种判断。这些东西,你稍微给点时间,你会发现,这都会沉淀为互联网的基本功能,标准化功能。将来IE或者是QQ,这样的东西上,都会把这些东西集成好。

  所以,大合并了它就是2.0了?显然不是。如果是的话,就应该赚到了钱。我老喜欢把Web2.0这个东西和游戏比,游戏是可以收费的,向会员收费,向用户收费,一个游戏,每年100人、200人、甚至像暴风雪这样好的游戏,每年几千人的开发、投入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商业规模。几个简单功能的堆积,凭什么就想去谈什么商业模式、凭什么去谈valuation(价值)、市值如何如何?这个背后,有更加深层次的东西,比如投机心态。例如很多Web2.0公司、包括已经拿到钱的公司创始人,掌舵人,本身没有做过互联网,没有在Web1.0时代做过,他们在Web2.0的时期,实际是在重演我们十年前,八年前的历史。你想想98年,99年,那个时候人们说的眼球经济,我有眼球,钱就来了。后来证明,是!眼球够多钱会来,但是对眼球要求的量非常大,另外要到广告商、厂商认可你这个眼球有广告价值,有滞后,差不多是你眼球到位的两年以后。现在一些聪明人,不信我的,想像做Web2.0网站就是上半年做一个平台,下半年就该发财,像这样的心态,咱们先不说你是不是天才,整个互联网界出过很多天才型的人物,但是,这些人差不多都要有三五年的目不斜视,坚持做,典型的像百度、腾讯、网易,这些都是公认的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网站,包括新浪做资讯,背后有很多过程性的东西。而现在打着Web2.0的旗号,以为那么简单,三五人开发一个小功能,就想靠这个吃饭,真是不好评论。

  【主持人】正如您之前预言的一样,诸如博客这样的Web2.0垂直商业化的网站已渐渐淡出视线,您觉得他们能撑多久?该怎样作才能走的更远?

  【谢文】垂直有两种意义,一种是博客网,功能垂直,用一个功能来涵盖Web2.0的全部,或者是以它为骨干或者是核心展开。我想象的Web2.0最核心的是让人们在网上虚拟的生活并感到很舒服。在现实生活当中,无论是说话、写字等需求都通过种种功能比较接近现实的生活,那个叫Web2.0。

  另外一种所谓垂直是说人群的垂直,专做某种人群,或者专做某种服务、某种主题,在这里边比功能垂直空间还大一些。比如我十分欣赏的豆瓣网,豆瓣网显然做垂直市场的,它一开始只做读书,现在当然有DVD、音乐。但是,它如果做得好的话,它应该可以逐渐扩张成一种综合性的社区,其中读书可能是它的一个亮点,或者是聚集人口的一个口号。他有向不垂直或者是全面性社区走的基础,但是它如果坚持,前途就很简单,卖给当当就完结了。它只做读书,这并非Web2.0的本意,虽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酷爱读书的人,但是你的生活仅是读书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认为它如果坚持,可能做不大。但我不是说这个公司坚持下去可能不盈利,我没有这个意思。他可以赚一定规模的钱,比如几千万,这是有可能的。但是我们说的那种成功,一定是在业内作为重量级公司,上市的、能够长期持续做下去的,经得起竞争考验的,我们是从这方面来谈的。因为刚才我跟你说过,现在所谓全面的Web2.0,已经是一种缩水的,庸俗化,简单化的一种堆积。即使这样的,都看不出它的前景。你再把这些东西横切一刀,竖切一刀,变成很垂直的一个东西,包括一个纯视频,纯RSS,或者纯交友则更不成立。

  【主持人】说到豆瓣网,想到web2.0网站同质化越发严重,豆瓣的模式在受到认可后,很多网站模仿,必搜、土豆丝、刀豆、火车网、优趣等。您觉得这是不是新网站的通病?

  【谢文】反正在业内混这么多年,抛开其他不谈,就是简单的抄袭某种模式,成功也好,不成功也好,抄袭是最低级一层的。在抄袭上做一点改良,这是第二层。当然改良不要光把豆瓣改成土豆,就是改个简单的名字,可能有点功能上的改良等。 再往上是创新。创新有局部创新,有全面创新。应该说,到今天看,坚持创新,尝试创新的,成功率高。有多少网站在抄袭Myspace、U2、Facebook,再有现在抄袭豆瓣,我认为,凡是抄袭的一定没有出路。如果觉得创新慢,创新危险性大,那这还是一个概率性的失败,抄袭则是必然性的失败!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有很难、很慢、对人才的要求很高的事情才可能成功。你连最基本的创新能力都不具备,最好不要趟这潭浑水。

  【主持人】谈到创新,从细分市场看,比如视频、流媒体网站,半年之间就会出现数十家,但是他们在技术上可能没有实质上的突破,这是一个方面;另外电子杂志类网站,像ZCOM,POCO一数也是一大把,当市场细分以后,Web2.0的应用都是扎堆的出现,您觉得这种竞争正常吗?

  【谢文】我觉得是一次大的创新,我们说的是全行业的升级,没有将来只做Web1.0的。我们如果说把Web2.0说成互联网的一次新发展,那就是人人都要参与。在这里出现很多做到很小的功能、很小的市场、很小的服务是正常的,只有千百个这样小公司的出现,才有可能在这里出现大公司。就像我们Web1.0时代,那时候号称上万家公司,最后出来几家而已。但是你说那剩下的9000多家公司不存在,那我相信,没有一家会成功。但是,从你刚才说的那个角度,站在从业者角度,都不希望成为那些被淘汰的9000多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还是要做一些理性思考。这段时间,也有视频公司聊起来,我说起码,你给我搞一个licence(许可证),起码做视频要合法经营。这点没有,你剩下再扯别的,我们有前车之鉴的,大家看看无线市场,也给了你机会,但是最后因为是单边控制,你完全没有办法。视频也是这样的,那边有广电部,它给licence(何况还没有给)或者收回,或者它收缩你的服务范围等等,这些都可能完全制约你的商业模式甚至被其摧毁。随便一个电话就把你整死的,更何况我们国内P2P视频技术差不多是同出一流,主要是清华几个学生分别出来开公司,有多高的技术门槛,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在我看来,是整个Web2.0运作,其实视频未必跟Web2.0有什么关系,这种进军当中,再过几年看,可能就是一个小过程、小局部、小浪花。

  【主持人】那您觉得对视频流网站也好,电子杂志网站也好,大浪淘沙需要多少年?

  【谢文】现在跟过去一个很大区别是真有人给钱。现在一个公司能活多久,不完全取决于它经营情况,而是在它有多少钱可烧。现在烧的比前些年第一轮的时候烧得谨慎一点,没有一个月几千万的去做市场,所以可能好一点的活个两三年,不好的肯定今年下半年会看到一批公司销声匿迹。但是这个都不是大家希望的。我相信很多投资者也在反省。我也看到很多VC,其实他们投资的时候也是有投机心理在里面,起一把哄,将来可能会找另外一批比他们更傻的VC接棒。但是目前这样的状态下,绝大多数情况也是必然的。当然这也是VC的本意了,投10个死9个也正常。只是不要一开始,或者还没开始,看上去就要死,看上去都不美,这就很危险了。

  【主持人】那您现在能预测一下哪些网站可能会在下半年明显箫条下去?

  【谢文】已经看得出来了。因为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先后有一批公司出于种种目的,炒作了一下,比如花了相当多的钱买流量,买注册,现在还有一些公司在搞这个,一些新起来的网站,都懒得提它的名字,把网站的Alex排名搞的轰轰烈烈,其实在融资以后,或者是出于成本的考虑,大部分已经拿到钱的公司已经放弃了这种炒作的尝试。所以他们在Alex排名也掉下去了。正像前面说的,就你那点东西,就你那点服务,排名排到那儿有什么用,因为它并不能换来钱,你的人均PV那么低。 我一再说,现在看用UV(用户访问量)、或者看Alex排名,虚假成分很高。

  我个人认为在Web2.0时代,除了视频(它大部分服务不形成PV)以外,正规的社区型的Web2.0公司,人均PV在20以下的公司就不要谈别的了,先做到及格再说,这个在我看来是至关重要的。也就是说,以一个用户来算,20个PV相当于在线时间20分钟甚至25分钟,这个做不到,广告也不会来,会员费也不会来,其他服务的收入也不会上来,多少有一点可以,但是不会成局面。大家都自认为自己了不起,你试一试,做一个社区结构,做一个品牌,让人均PV做到20,不管做什么,做不到,那你就不及格,其他就免谈。

  【主持人】您能具体举出几个网站吗?

  【谢文】咱们换句话说,按照我的看法,到现在为止,市面上没有一家,不管它是叫Web2.0还是不叫Web2.0,就是那种个人化,社区化,互动的,到现在在我看来还没有一个是及格的。

  【主持人】但是业内很多人看好以猫扑为代表的社区类网站和以网友天下为代表的视频类网站,您怎么看?

  【谢文】这个大家不觉得很熟悉吗?去年的时候大家会看好某某某,再过两个月又看好另外的公司。这个就我不具体谈哪些公司了,我有非常明确且简单的判别标准。我还是那句话,现在没有一个及格的Web2.0公司。

【主持人】刚刚您也说到VC,中移动对SP业务二次确认,这个新政策几乎摧毁了互联网一项关键盈利模式,您觉得会否打击VC的热情?

  【谢文】这是一个双刃剑。移动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当中,移动梦网从积极一方面来讲,有历史性的贡献,使中国互联网业提前了一年半到两年,进入一种正常的运营状态,进入规模化的盈利状态,这是移动梦网的历史性贡献。当然是不是由于大家经验不够,或者是考虑不周,在那个状态下产生了很多一开始没有预期到的问题——没想到这批SP这么“坏”。从移动角度看,他们会想,SP利用我们移动的大方,或者说,“我本是君子,怎么弄了一帮小人”?结果搞的乌烟瘴气,搞的社会舆论很不好,很不公平,所以给予整治。当然整治过程当中,移动是不是有国企的某种惯性,做过了一点?我觉得也有,有其消极一面。先是“放羊”,后是“见一个,宰一个”,宰的方法也不太得当,是对产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比如像包月,允许用户先试用十天,然后决定交费不交费,如果不交费的话,就白用十天。这个推而广之,在社会上的其他各种服务都没有这样大方的。你不能说买辆车,先借上开十天,住一个房,先住十天,不高兴了,咱们就不交钱,都没有。包括现在下载彩铃或者是歌、笑话,哪个歌经得起听了10天不烦的。这是培养一批社会无赖,如果是出于很好的保护消费者的动机,我觉得24小时可以了,试用一天就可以了。无线的产品和服务有什么复杂的,需要检验这么久?这个时候可能让人误解成中移动是故意把SP赶尽杀绝,让其退场,可能在公平性上有点问题。但是,我仍然觉得,这样整治一下也好,让大家都号称做互联网,其实依靠无线赚钱,拿无线的钱包装我们互联网如何繁荣的公司无处遁行。像你刚刚提过的某某公司,明明收入靠无线,非说我社区如何好,无线和社区是针对两个不同人口,根本没关系,像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公司,像这种泡沫、错觉,不管你怎么化妆都是要露馅的,这是一个结果。

  至于VC投资,其实也不会太看重无线,大家还是在看Web2.0,他们看到了Myspace的成功(据说已经是世界流量第一大的网站),我3月份就预测了,说6个月之内Myspace能达到这个高度,现在看来比我想的还要快,大家真信一场革命在发生。那么这个时候,无线肯定是一个重要的方面军,但是没有重要到波及VC对互联网投资热情。因为我们毕竟还是在互联网上做事,不是在无线上,手机上做事,手机是一个辅助的侧面战场,不是主战场。这种情况下,我相信此举对业内会产生很大冲击,因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收入大到百分之九十几,小到三分之一,是从无线业务来的,而且无线的投入产出比,过去曾经很可观过。但是如果问我的话,因为我自己也曾经身在其中,我觉得也未必那么坏。为什么?因为移动本身是不是有意清场,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客观上,给我们现在互联网界的混乱局面有一种清场的作用,我觉得,也是必要的。

  由于SP,由于无线业务的历史,曾经有大量的投机分子不合格,甚至流氓级的人物混进其中,冲击了互联网正常的业态,产生了很多过去我们想不到的事情。这半年,我见过不少人,颇有感慨。其实,灭了一些投机分子的生存之道,正人君子受点伤就受点伤吧,也许从长远讲是好事。

  【主持人】那您认为现在风险投资关注的焦点在哪里?对Web2.0,VC又会如何出手?

  【谢文】VC不是什么互联网专家,从我打交道的来看。他们也基本上是看各种报告,或者是“傻子过年看隔壁”,谁谁谁投了什么,好像看着还行,就跟一把。他们多数不是互联网专家,或者说我还没有见到过对互联网真正有感觉的VC,事实上你也不能要求他们,他们要投资各行各业,难于精通互联网,他们只是从一般的公司去判断。我不相信他们现在在主动的选择什么,甚至说得绝对的话,特别是在中国,大部分是跟风,看美国的动静,另外,看“隔壁的”、竞争对手的动静,应该说没有一定之规。你如果说是看战略,看商业模式,看团队,都是瞎扯。如果现在美国的VC说什么火,中国VC一定也跟着火。

  【主持人】之前看到的一篇美国财富杂志的深度报道,海外VC普遍认为不可能在互联网领域再造一个Google,他们可能转向医药领域,您觉得在中国互联网新环境下,真的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吗?

  【谢文】这个话,在五年前,十年前都听过无数次了,五年前,很多人说不信中国会出一个雅虎。这些我觉得都无所谓,这些都不重要。就像Web2.0刚出来的时候,VC并没有做多大贡献。比如Myspace,最后是人家默多克、新闻集团是用实业资本从战略角度去买了,当刚买的时候,大家觉得贵了,现在大家觉得占便宜了。所以,VC很重要,整个世界VC界有一些很棒的人,有人投资成功率达60、70%也有,但是从从业者的角度,我觉得,绝对不可以用投其所好的心理去建公司,整天打听VC现在的兴趣点,然后攒一个网站,也有很多人拿到过钱,但是都没有成功。创业者自己干自己的事,VC有兴趣,拉一把,会使你成功更快一点,更健康一点。但是如果靠投其所好,去揣摩VC,VC本来就是投概率,投10个9个死,因为这个世界谁那么准,本来VC就叫本来就是冒风险、就叫Venture capital,你在那里边揣摩,我觉得没有意思,至少我不是不会干这样的事。

  【主持人】事实上从今年以来,关于收购、融资、上市,这些传闻异常多,您觉得,这是互联网欣欣向荣的真实反映,还是一种假象?

  【谢文】我觉得跟2003年,2004年比,现在已经算是相对冷清很多了。2004年真的有7、8家上市,2006年到现在好象还没有一家上市。所以现在说,要分几类来说,一类是真不知道上市有多难,比如说现在7月15号实行的萨班斯法案,多数人根本不懂,胡编胡想。还有一种是垂死前的哀鸣,明明已经找不着路了,忽悠吧,为了士气或者是场面,或者是自尊心,叫两嗓子。还有一些是比较理性的,但是我老觉得,凡是比较理性的人一般都不说。企业家是靠业绩说话的,没有企业家是靠说出来的,包括你们腾讯,包括百度,自己都不会出来说,我预计哪天上市,真的要上市,法律规定是有缄默期的。凡是现在说我可能哪天上市,或者可能是在炒做、或者有其他的目的。第一个我们衷心祝福中国互联网界上市公司越来越多,但现实是,上市的路,不管是美国、日本和中国香港地区都是要有一定的要求,最难过的一关是游戏规则这关。一个公司鸡鸣狗盗、乱七八糟,即使上了市,那也不会有前途,有现成的例子。

  【网友】您刚才提到的萨班斯法案,让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受难,那么中国互联网公司是不是考虑到韩国或者是日本上市,也是有效出路?

  【谢文】从公司的发展、公司的长治久安来考虑,越难考的试越好,考过后的价值越高。我觉得好公司是不怕萨班斯法案的,是要花一点成本,改掉一些习惯,但是大的逻辑你能接受的话,剩下的是技术问题,那个花点时间,花点钱,很容易解决。怕的是在根本的价值观上,你都抵触。怕的是,大股东就要控制、就要偷鸡摸狗,就要挪用资金,就要收回扣,这样的话,从概念上,你就跟萨班斯法产生了本质的差别,你再聪明,再投机,总有一天会被抓住,如果人家想抓的话。这个时候你降低门槛,去一些要求不那么高的地方上市,作为一种生存之计,你不肯学人家先进的游戏规则,愿意继续玩自己的一套,我觉得是可以,作为一种方法也是可以的,但是从道理上讲,应该说这些公司只能是二流、三流、四流的公司。

  【网友】小网站如何发展?如何获得像您这样的天使投资人青睐?

  【谢文】我自己也做小公司,我觉得公司都是从小到大的,很简单的办法。第一,你要喜欢你做的事。第二,你要有基本的综合能力。比如沟通能力、执行能力、管理能力、创新能力。如果有的话,剩下就是在逐渐长大过程当中,抓住不同的机会,把它做大。前提是,第一,你要爱你的事业,第二,你的公司得有一个好的游戏规则。这是我常爱说的话,很多人听不懂,但我仍然愿意说。剩下的就是很个性化了,没有什么一定之规,有人先办事后拿钱、有人先拿钱后办事,这些都没有一定之规。但总的来说,如果出于投机的目的,圈钱的目的,害别人的目的,这样的来做公司,你就放弃吧。因为现在业内,人变得越来越聪明,懵事成功的可能性越来越少,这个产业大家都很聪明,特别是没有经验的人,我劝你先加入别的公司。现在Web2.0又有一批人出来了,大学刚毕业,甚至没毕业的,第一个份工作就是做CEO,这种CEO一钱不值。后面你要补交学费,受苦受难太大了。不如老老实实先去一个正常、健康的公司,从普通员工、经理、总监,一步一步做起。

  【主持人】事实上,前一阵子“80后”的互联网新贵很受追捧,您怎么看?

  【谢文】没听说过,我不认同这个。我可能不了解,但“80后”不是娱乐界的概念吗?不是什么韩寒这些作家“80后”吗?把这挪到互联网来是莫名其妙。你少年无知,到网上去吹吹自己,大家应该用可怜的眼光看他,你怎么能当真呢?互联网在十年前,有“70后”,比如我当时认识的丁磊、马化腾,那人家也是工作过的,而且人家成名也是经过五年,七年的努力之后,而且自己也没吹。

  我认识很多23、24岁的小孩,也有在帮他们做顾问,但是千万不要说这些人成功了,这是才刚起步,你拿点钱就是成功了?你能被采访一次,上了报纸就叫成功?莫名其妙,那这样成功,我天天都成功。小孩再讲虚荣,那就是双倍的威胁。有些老人返老还童以后,很在乎人家对他的看法,那个无所谓,因为他已是过来人了。小孩本来就缺经验、缺能力,你再好个虚名,那就死定了,没有办法。 我不认同“80后”,希望“80后”的来拍我板砖,不认为“80后”在互联网界有什么特别的素质。按年代分、地域分,都莫名其妙。

  【主持人】刚才说到萨班斯法案,7月1号《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也正式颁布实施了。您觉得对新兴的Web2.0网站会不会带来一些冲击?

  【谢文】我觉得Web2.0因为是更多是讲个人化,自主创新。简单讲,它不会比Web1.0对版权的依赖更大,因为Web1.0里边相当一批公司是网络媒体型的,它总是要去社会上的传统媒体上购买版权,所以,对他们来说,版权的成本高一些,而Web2.0主要是个人的自创和互动为主,但是不等于说版权法的保护对2.0就没有挑战。

  实际上现在有很多问题是涉及到中国Web2.0这个路怎么走这个很本质的问题。比如说,Myspace涨的快,我原来讲过,也是大家忽略的,Myspace上面50%、60%的人是以真名实姓进行真实的交往,对等,我用我的名字写的文章,你用你的真名拍我板砖也好、捧我也好、平等交往也好,我们是公平的。而中国互联网,包括现在的博客,sina的名人博客,你在那正经八百用自己的名字写东西,大家都是匿名上来拍砖,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这种不公平就会产生很多法律的问题、知识产权的问题,包括现在一些官司。如果你要想留言,留十个字还行,留一百字以上的言必须实名,我不跟蒙面大盗打交道,如果能做到这一步,很多问题能解决。但是,现在大家又都考虑流量等等。我觉得,这都是没想透。那种乱七八糟的PV不产生商业价值,光图个热闹,占点带宽,占点服务器,没有意义,但是大家没有勇气。这里边会产生很多知识产权纠纷或者是名誉权的纠纷,而且很难办,法院有时候也很难受理,这些都会影响Web2.0网站的声誉,会影响Web2.0社区的健康成长。也就是说,我们传统意义上考虑的从杂志买点稿子,那种知识产权,大家已经意识到了,那个问题不大,大的是人和人之间非正式的文字的版权。

  【网友】谢总,您何时复出,是否携一个大秘密重出江湖,是再度创业吗?

  【谢文】从我的历史上看,我从来没有什么宏图大略、轰动效应。我一切都是随遇而安,我不主动寻求机会。第一我声明,我愿意做互联网,有一个平台,我能做,能对这个平台有贡献,我一定加入而且很不在乎所谓经济利益。但是反过来讲,因为到这个年龄了,再看到市面上的种种歪风邪气,我对重新做的事变得很谨慎。我曾经跟媒体说,我耻于与某些人为伍,但是我仍然积极的等待着“天上掉馅饼”、积极的等待着有些人觉得我还能做点这样、那样的事,或者认为我有一些素质或者是能力可对某些新公司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不主动寻求,包括投资。我是觉得我还能做点事,但是别人也许就不觉得,也许我做事会使得一些人的利益受损,最近我感觉到,其实不是我本意,很多人对我很警惕,我何必让人家头疼呢?我自己看看书,打打球很舒服。

发表评论

昵称

网址

电邮

打开HTML 打开UBB 打开表情 隐藏 记住我 [登入] [注册]